昨天跟久違的大學打工認識的朋友吃飯,席間一名從畢業後未曾跟我聯絡的同學,談起我的改變,表示我變得比較油條了,雖然有點驚訝,不過好像也是事實。當初Office裡的大學生,不太敢跟不熟的外系女同學聊天,覺得不熟又不自在,現在則是經過軍中的洗禮之後,變得帶點油氣(很不幸地,身材好像也是(" ̄□ ̄) )....

這該怎麼說呢,一言以蔽之就是,經我觀察和親身經歷的結果,個性良善、溫和、老實的人,總是被壞人欺負,而有些痞子王八蛋,就會狗仗人勢的欺負好人,或從他們身上獲得利益之後走人。而最好笑的小故事就是,我軍中的學弟打死也不相信我當初剛入伍的老實樣,我還得請別的學長來證明,我當初乖得長官叫我幹嘛就幹嘛,被操到快死掉也不吭聲,連弄資料弄得翻過去時,走進來的學長請我喝飲料,我都不敢拿還退回去給他喝.... 說得比較軍事化一點的術語,就是「菜」,而且是菜蟲掉滿地的那種,是不是很老實、很乖巧,就像鉛筆上刻的小天使一樣?充滿了光環和 Innocent....

結果換來身體的不適,福利沒有比別人多,倒是睡得比別人少很多。久而久之,也變「老」了,為了保護自己而演化出來的機制就是我說的「社會化人格」(=社會改變了一個人),雖然有點油條,但還好那個兩年前的自己並沒有不見,只是視情況會躲了起來,其實我並不喜歡這樣的態度和待人接物,因為真的蠻沒有意義的。人,就是要「真」、要「善」,才會「美」呀...

但是這個社會好像給了大多數人這樣的訓練和待遇,不油條的就是落入下風、被欺負,就像大部分的連續劇一樣,苦命的媳婦依然、被陷害的忠良總要犧牲很大才能換來性命,或是沒用的馬後炮(貞節牌坊、褒揚令以及很享受的五星級葬禮),而且放諸四海皆準,連最近播的韓國「大長今」都免不了被發配邊疆;所以我老覺得古代人可能比較快樂,只需要照顧家小、擔心生活溫飽問題,沒有時間擔心過多的俗務、雜事,而現代人科技日新月異了,反而沒有帶來更多的快樂和時間,有時候反倒是引來更多的緊張與壓力,這是很弔詭的事情。

小時候覺得趕著寫期限截止的作業好痛苦、出去玩很快樂,想趕快變大人,享受不用被人管的快樂。長大之後,才發現有更多不同的狀況和壓力,比小時候不快樂多了,現在長大了,真的出了社會、才覺得人與環境是永遠無止盡地相互影響著的,碰到怎樣的環境、遭遇、人,就會演化成不同的性格,而很不幸地,大部分的人都在忙碌與現實的壓力中過活、生存,事事都有速度、工作的壓力,更壞一點,還得面對人際關係的壓力,往往我們被迫接受這些(或沒有勇氣改變它),所謂的功成名就、科技新貴、年薪百萬的光環,它背後的犧牲的重量遠比看到的價值還貴重....一篇報導說得好玩,台灣的工時是全世界最長的,但是所產出的所得及經濟成就,卻是倒數四十名之內! 如果每個人都能帶著快樂的心情生活、工作,那麼我想我們的產值會無法想像。

生活是在不斷的選擇,以及相對失去的機會成本中所構成的,而這卻是我在真正長大之後才體會到的事。

如果機會各半的話,我會寧願當西雅圖的快樂魚販,而不是一名責任制的程式設計師。

(題外話:什麼油條來、油條去的,沒有豆漿配怎麼會好吃?!.....@$%^&...我一定是餓了!)












kenl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9)

發表留言
  • Raven In Bay
  • COMMENT:
    Me Too...
  • Loretta
  • COMMENT:
    唉~~真是有感而發阿~~~

    我工作後, 同學也是說我變油條了

    女生講變油條好像怪怪的

    應該說變得很會"交際"

    (-_-" 聽起來更怪...)
  • Gloria
  • COMMENT:
    我想聽到人家說「變油條了...」感覺應該蠻悶的吧!因為這感覺就好像是說自己

    講話不誠懇、很虛情假意... 可是我想,大家也都是千百個不願意這樣吧...



    (油條是要夾在燒餅裡才好吃吧!?不過我偏愛有夾油條的飯糰...)
  • KEN
  • COMMENT:
    To Loretta:

    唉~~也許妳會跟我一樣

    懷念那個過去"純情"的自己 哈哈!





    TO "Raven In Bay" and Gloria:

    這也許是進入職場後的必要之惡吧!

    Who Knows ?





    TO Gloria,

   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吃過?

    但油條丟進豆漿裡,真的很好吃哦!

    我覺得比燒餅夾油條好吃..

    (再討論下去,會不會變成「美食時間」?呵呵!)
  • Raven In Bay
  • COMMENT:
    I Trying Jump Out--But So Hungry--Not Joking--Real Hungry



    Only 5 years Ago I have 2 Benz,1 Nissan, 1 Volvo and 6

    Houses;Now Only Have an "old" Volvo, 1 "old" Nissan and "1"

    House--Want To Be Yourself Must be Pay--That's What I Paid....



    !!T,T!!
  • KEN
  • COMMENT:
    TO "Raven In Bay"



    Hey... at least, you got 1 Volvo, 1 Nissan and 1 House, the

    more important is YOU BE YOURSELF AS YOU WANT TO BE.



    Isn't it worth ? ;)



    要的越多,痛苦也越多。



    (I has no anyone you mentioned... :P)
  • 藍調爵士
  • COMMENT:
    照這樣說,我就是反社會人格者了。從軍中到退伍,我的朋友只會訝異於我的“都

    沒有改變”。菜的時候和雞巴的學長槓,會提醒那些狗官--我役期會結束,會變成

    他們怕的死老百姓,更會提醒他們的考獎和考績及任調晉退都在我手上。對不公義

    的事情我會像刮過黑板的指甲所產生的聲音一樣,對工作上違反自我道德良知的事

    我會掛冠求去。如果妥協的退讓只是姑息我也絕不妥協,自滿在自己的尚友古人,

    現今一個月二萬塊的收入我也甘之如飴,我不曉得我是不是比別人快樂,而我也不

    覺得自己夠快樂,只是,我還沒到一種成熟的圓融。一種像歐陽修那樣對世事不論

    好壞都可以抽離出來以一種包容理性的角度去看待。追求自我很是辛苦,不少人寧

    可隨著制度規範而行,安逸便矣。有空去歐洲走走吧!瞧瞧人家的底蘊文化是如何

    教導他們的小孩,教導他們的成人。其實這些在我們古代的經典中都早已再再說明

    了的,我們自己做不到。

    看來改天我也要學韓愈來寫篇送窮文,再旁順道題一下孔子與子路的對話:

    子路問曰:君子亦有窮乎?

    子曰:君子固窮,小人窮斯濫矣。

    哈!
  • Raven In Bay
  • COMMENT:
    Just Do Not Know "When" will get Final "Goal"--May Just Waste

    Whole Life--But That's Lucky to Know Live Not Just For Making

    Money--More Important is "What You want?!?"--Money Only

    is "Toll"....



    But Still Hungry--Anyway!!!--Lucky Did Not Married....
  • KEN
  • COMMENT:
    TO 藍調爵士,

    看完你的回應,只能說真是佩服你!

    別說歐陽修和韓愈了,光是「都沒有改變」和「月入兩萬元」甘之如飴這兩件事,

    就不得不再多兩分敬意,能不受外務和現實影響行動的人,比較起來,也許不是快

    不快樂,而是能做到這點而自在,我想就很令人滿足了。成熟的圓融是另一個境

    界,其實歐陽修說的倒跟菜根譚有點相似,但那夠那麼冷靜、抽離的看待跟已身相

    關的事物,真的非常不容易,也有禪的感覺... 但只要自己可以自在、快樂,其實

    抽不抽離,好像對一般現代的「凡人」而言,顯得更重要些。

    窮,要看窮在那兒... 身出富家,心如乞丐者,亦濫矣。



    如您的感嘆,我也常覺得我們古人的智慧比外國人高明、先進,而且早出現了很

    久,卻少實用在一般人的生活,常看到外國人比我們更珍惜這些古籍典冊的怪事。







    To "Raven In Bay":

    如您所言,有時候目標沒有終點,也不知道何時會達到,但是有時候從另一個角度

    看來,可貴的也許不是目標,而是為目標努力的過程和散發的光;知道自己想要的

    是什麼,基本上,就不是個簡單的問題,有時候真的也許連自己都不清楚,或者自

    以為是的目標,其實根本就不是真實的,也是有可能的。
  • Raven In Bay
  • COMMENT:
    Come To Our Web--you Must Know My Goal;Even can Help me...
  • Lisata
  • COMMENT:
    可能沒有真正出過社會吧!還一直是學生,所以活的比較自在一點.



    有時候真誠的活著會比較愉快
  • KEN
  • COMMENT:
    To Lisata,

    是啊,我也很希望可以停留在學生時代的快樂!

    有時候,現實的壓力讓人覺得能真誠的活出自己有些困難...

    但也有些人是很勇於做自己的,大多數人(包括我自己)都給我無法那樣自在、愉快

    的感覺,知易行難也;不過,我老是這樣兩面討好又帶點癈話式的理論,被同學稱

    為「游擊理論」,哈!



    倒是該去找到屬於自己較為深入的觀點才行。

    這是我最近的課題.. 找到(更好的)自己、找回自己。
  • Elissa
  • COMMENT:
    Dear Ken,

    變油條有變油條的背景和條件在,

    要變就要變成有個性,有品質的油條 :)

    官場上有的時候黑暗地令人覺得驚悚.....

    那個踩著你頭上爬上去的,往往是你最沒有防備的人....

    出了社會之後要更懂得保護自己 :)

    倒也不是推卸責任,只是要更懂得在適當的時機做適當的事

    (嘿~~~很玄吧~~~~~~~要懂得適時裝死,然後做人家沒有預期的黑馬吧! :p)



    題外話:

    阿Ken啊~~~我也喜歡把油條浸在豆漿當中吃說~~~

    好好吃啊~~~~~ :))
  • Lisata
  • COMMENT:
    Hi Ken,

    其實我想你所謂的「游擊理論」是水瓶座的通病吧!

    對我來說每個人都是站在自己的位子為自己說話.

    沒有什麼真的是對的真的是錯的.

    我接受人與人之間的相異性.



    我不喜歡告訴別人我的觀點,是因為我不想別人因我而影響了自己的觀點

    其實「游擊理論」是一種對人的包容

    我有自信, 我並不希望因為自己的自信而打擊了別人的自信



    我猜,一個可以寫出像這樣一篇文章的人是很了解自己的

    要質疑的是有沒有真實的表達自己必要??
  • KEN
  • COMMENT:
    Dear Lisata,

    妳真是厲害! 馬上就是不一樣的看法和角度,I LOVE it! ;)

    我跟妳有點不同,我會適時的告訴別人的觀點,讓別人參考,如果他覺得我的想法

    好,自然會採納,如果因為這樣而有好事,那麼也不錯啊...



    By the way,我高中一位恩師說,他到了四十幾歲才發現真正了解自己,我自認

    為資質駑鈍,我把了解自己的過程當做一種樂趣,了不了解,我還真是不知道。:P



    「要質疑的是有沒有真實的表達自己必要??」

    Sorry, 這我看不大懂.... #^ ^#
  • KEN
  • COMMENT:
    Dear Elissa阿寄,

    謝謝妳的忠告,我剛出社會,無意成為黑馬,但願不是別人眼中的石頭就好,自己

    不要受害、受傷就行了,志氣不高,有穩定、合理的薪水和工作環境就不錯啦! 目

    前為止,除了加班時間之外,其實我都還蠻適應和快樂的。只是像闖入叢林的小白

    兔一樣,看著「大人們」的勾心鬥角,覺得有趣和複雜。
  • Lisata
  • COMMENT:
    Ken大,



    當我會決定要告訴別人我的觀點的時候, 通常是當別人真正需要他人的意

    見的時候, 我才會如此多事. 因為常會遇到一些, 其實他們真正想聽到的

    只是贊成他們的聲音. 所以我真正的觀點就會躲起來了. 這也是我栺的,

    有時候要質疑是否有真實表達自己的需要. 換句話說, 嘿! 我懶.
  • Richard
  • COMMENT:
    人會隨著環境改變而改變...

    就算因為這樣讓人覺得有點油條...也沒啥關係..

    總比老是被人欺負來得好吧!
  • KEN
  • COMMENT:
    To Lisata,



    喔,我了解妳的意思了,我想很多人都希望詢問的對象是支持自己的,他們尋求的

    是一種Support,而不是真正想要了解真正問題的答案,這倒是個常見的盲點。

    別叫我「KEN大」,我在我家是排行最小的了;另外,要謝謝妳老是這麼捧場的回

    應,也給了我很多不同角度的意見,謝謝。







    To Richard,



    至少要先有個保護色,確定不會傷到自己才是上策;只是啊,我並不是很喜歡這種

    虛應故事型的態度呀... 但卻是現實中的必要。
    -----